中國規劃網
登陸 | 注冊
當前位置: 主頁 > 城鄉規劃 > 綠色規劃 >

溫哥華的最綠城市行動計劃

時間:2015-04-19 08:44來源:中國規劃網 作者:李昊

  隨著全球氣候變暖等生態環境問題日益突出,城市生態環境建設和綠色低碳發展成為重大課題。加拿大的溫哥華,作為生態環境優越、城市可持續發展的典范,享譽全球。

  這里以溫哥華在生態發展領域的城市規劃為例,探討城市生態環境規劃、綠色低碳發展的要點和發展趨勢。

  生態環境是核心競爭力

  和我國城市編制“生態規劃”不同,國外的城市較少采用“生態規劃”(Ecological Plan)的語言描述,更多強調生態環境的整體性,以“環境規劃”、“綠色規劃”等概念規劃來表達,從城市整體層面統籌協調、全面布局城市的綠色可持續發展。

  位于加拿大西岸的溫哥華,長期以來被公認為加拿大乃至整個北美地區在可持續發展領域表現最突出的城市。一直以來,溫哥華在城市規劃領域,通過對城市開發的合理控制,有效避免了城市蔓延,保護了生態資源環境,提升了居民的生活質量。溫哥華優越的自然環境、多元且穩定的社會氛圍、良好的基礎設施都構成了其獨具魅力的人居環境。

  但和其他北美城市一樣,近年來,溫哥華同樣面臨汽車導向的城市蔓延和城市發展過程中資源消耗過多的挑戰。作為人口仍在快速增長的城市,溫哥華面臨優良生態環境保育的巨大壓力。為應對這些壓力,在國際城市競爭中保持優良生態環境這一核心城市競爭力,溫哥華市于2009年出臺了具有戰略意義的報告:《溫哥華2020:一個明亮綠色的未來》(Vancouver 2020: A Bright Green Future)。該報告在綠色經濟和綠色工作、更綠的社區以及人類健康三大領域提出了十項遠期目標,致力于將溫哥華打造成為世界上最為綠色環保、健康宜居的生態城市。

  該報告強調對未來的愿景式構想。實踐中還需要更具體化的規劃措施與行動方案。作為這個愿景式文件具體化的產物,《溫哥華最綠城市行動規劃2020》(Greenest City Action Plan 2020)應運而生。

  最綠城市行動規劃

  《溫哥華最綠城市行動規劃2020》(下稱最綠城市規劃),是目前溫哥華在城市生態環境領域最核心的可持續發展規劃。其規劃的十大目標與《溫哥華2020:一個明亮綠色的未來》相一致。每個目標對應一個中期(2020年)實現的目標,并展望遠期發展目標(2050年)。在明確規劃期目標的同時,分別提出最首要行動(2011年至2014年),將目標及相關指標細化分解。

  其目標之一為“綠色經濟”。其具體目標包括:到2020年綠色工作的數量比2010年翻一番;到2020年積極參與綠色運營的公司數量比2010年翻一番。首要行動包括:制定計劃來支持城市定義的五個首要綠色工作集群;建設一個綠色企業園區;通過一個商業參與項目,改進溫哥華商業環境。

  目標之二為“環境領導力”。具體目標為,相比于2007年,減少33%的基于社區的溫室氣體排放。首要行動包括:合作建設社區級的再生資源系統;合作將大型蒸汽系統轉化為可再生能源;制定城市政策框架時,考慮適合不同區域的可再生能源系統。

  目標之三為“綠色建筑”。具體包括:2020年起建設的建筑,都為碳中性操作;現狀建筑的溫室氣體排放相比2007年減少20%。首要行動包括:更新建筑立法來提高建筑的能源利用效率,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開發金融和財政工具來促進節能改造;通過許可證的價格信號來獎勵節能。

  目標之四為“綠色交通”。具體目標是,讓多數出行(50%)為步行、自行車和公共交通,相比2007年,人均開車里程減少20%。首要行動包括:更新交通規劃;改善人行道安全性;通過土地利用政策來支持交通規劃;與合作伙伴共同倡導Broadway走廊的快速交通;在市中心和騎車機會較多的地區開展共享自行車計劃。

  目標之五為“零垃圾”。具體目標包括:基于2008年的水平,將填埋和焚燒處理的垃圾減少50%;到2020年,積極參與綠色運營的公司數量比2010年翻一番。首要行動包括:從獨棟住宅和公寓搜集堆肥材料;發展教育和執法項目,以確保可回收垃圾與廢物分離;倡導更多的生產者負責任的包裝;促進建筑改造和拆遷。

  目標之六為“自然環境的可達性”。具體目標包括:到2020年,所有溫哥華居民都能在5分鐘內步行到達綠道、公園和其他綠色空間;到2020年新種植150000棵樹。首要行動包括:在公共空間種植15000棵樹;在主要鄰里社區新增公園;道路綠化和綠色空間;Hastings公園綠化。

  目標之七為“更小的生態足跡”。具體目標為,相比2006年,讓溫哥華的生態足跡減少33%。首要行動包括:啟動一個鄰里中心的試點項目,來展示和測試環保城市基礎設施的完善程度;為積極從事環保的社區自治提供資源;公開環保數據促進環保創新。

  目標之八為“清潔的水”。具體目標為:達到或超過BC省或加拿大的水質最高標準;相比2006年,人均用水量減少33%。首要行動包括:從2012年開始在家庭住宅安裝水計量器;開展有關水的教育、獎勵和保護工程;繼續提高公共對水的可達性,減少瓶裝水;制定雨水管理規劃。

  目標之九為“清潔的空氣”。具體目標為:永遠達到或超過大溫哥華都市區、BC省、加拿大和世界衛生組織的最嚴格的空氣質量標準。首要行動包括:鼓勵電動汽車;限制房屋內的燃燒木炭;制定一個把空氣質量加入城市規劃的框架;和Port Metro Vancouver, BC Hydro and Metro Vancouver進行空氣問題的合作。

  目標之十為“本地食品”。具體目標為,在2010年的水平之上,全市和鄰里范圍內的食物資產增加50%。首要行動包括:開發全市的食品戰略,協調食品系統的各方面;推進都市農業發展:建立三個新的都市農場,鼓勵農貿市場,支持溫哥華食品樞紐的建設;通過本地食品采購計劃使本地食品在市屬機構可供應。

  溫哥華的城市可持續規劃,強調經濟增長和生態環境保護協調并重,強化生態環境作為城市核心競爭力。提出“溫哥華可以證明保持增長和繁榮,并且同時也成為綠色之都—一個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領導者”。

  最綠城市規劃為城市綠色可持續發展提供了發展戰略與目標指引,并注重和其他相關規劃及政策相銜接。溫哥華有關城市規劃與發展、城市更新的政策和法規文件都與之相銜接。尤其是,與之相協調的區劃(Zoning By-law)和社區規劃(Community Plan)都成為其有力支持。

  溫哥華市有鼓勵市民參與規劃的傳統。在這一規劃的制定過程中,溫哥華制定了一個稱作“和我們談綠色”(Talk Green to Us)的咨詢過程,以鼓勵社會公眾參與。據統計,共有35000多名公眾通過各種在線論壇、社會媒體以及面對面的研討會、論證會,表達了其關于這個最綠城市規劃的意見和建議。這些意見和建議通過有關渠道反饋,大都被收集運用于各種目標與行動方案的制定。

  最綠城市規劃強調實施時序的動態性,把規劃期目標分期細化、定量化地落實于每一年度。每年都有一個實施更新(Implementation Update)的年度評估文件,對各個規劃目標完成進度以百分比形式評定,并及時向社會公開。

  除了最終的規劃成果向社會公開之外,規劃編制過程中的各種草案、向議會的報告等各類公文、資料都可在網站查詢。在規劃實施過程中,所有與最綠城市規劃相關建設項目,都可以在官方網站的在線地圖進行查詢。

  對中國生態城市規劃的啟示

  首先,是重視社會治理。中國長期以來,物質規劃(Physical Planning)處于城市規劃的主導地位,過于強調規劃的物質空間布局與建設項目“落地”,重視圖紙表達而忽視社會空間。而溫哥華的最綠城市規劃,作為城市總體層面的規劃,以政策引導與管控規定為主,較少有具體的規劃圖紙,一般具體的土地利用多由詳細規劃安排。這樣的宏觀把控更重視社會治理,強調政策管制和多元利益的協調,減少城市發展對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的沖擊,而非具體的物質性建設。因為,很多社會性的發展戰略與管制內容不一定能準確落實在物質空間上,過于強調落地,未必能帶來規劃的有效實施。

  其次,是規劃編制成果的公眾導向。我國的規劃成果一般表達為文本、圖集及說明書等附件。而溫哥華的規劃則是典型北美式規劃的特點,非常注重圖文并茂,配有大量照片、圖表,從版面設計和內容都強調面向公眾,極具可讀性。同時,作為一個典型的移民城市(其中國際移民約占人口40%以上,華人比例為30%左右),在面向公眾發布的規劃文件和宣傳冊上都標有多族裔的語言,充分體現了移民城市多元融合的理念。

  另外,公共參與存在于規劃的全過程。溫哥華最綠城市規劃的公眾參與,體現為在整個規劃編制與實施過程中的動態組織和不斷跟進。通過組織各種相關演講會、討論會,相關方公布最新的規劃實施信息,并獲取社會公眾的反饋意見。規劃文本及各階段的草案、修訂案和相關實施文件、政府報告,都在政府網站公開,市民可查詢下載。這實現了規劃從編制到實施全過程的公開透明。公眾的廣泛參與不僅有助于規劃的科學決策與有效實施,還可以促進人民觀念的轉變和綠色生活、生產方式的普及,營造依據規劃有序建設、健康發展的可持續城市環境。

  還有,其理念與時俱進。溫哥華最綠城市規劃廣泛應用綠色工作(Green Job)、本地食品(Local food)和都市農業(urban agriculture)等最新的概念。綠色工作指和城市可持續發展有直接關系的工作崗位。溫哥華在對一定時期內綠色工作崗位在各行業的分配進行了規劃。同時,溫哥華大力支持本地食品和都市農業的發展,通過食物的本地供應,減少食物運輸過程中的碳排放。

  最后,強調面向實施的可操作性。與我國自上而下的規劃特色不同,溫哥華最綠城市規劃從小處著手,設計具體務實的目標,直接指導實踐。溫哥華最綠城市規劃有非常具體明晰的目標,以及定量化的標準。規劃的可操作性不僅是面向目標與結果,更多的是在規劃編制與實施的全過程中體現可操作性。

  小結

  近年的實踐表明,溫哥華最綠城市規劃,不僅在時間上具有延續性,實施效果也非常優異,對我國生態城市規劃的編制有很強的借鑒意義。

  我國目前存在的諸多內容近似、側重點不同的規劃,如環境規劃、生態規劃、宜居城市規劃等,多為專項規劃或短期內的發展策劃,往往由不同部門編制,其內容和語言也不易于公眾認知與接受。不同部門編制、不同目標導向的各類生態環境規劃,導致規劃的分散和碎片化(fragmented),結果是缺乏可操作性,反而導致規劃實施效果不理想。

  因此,在基于生態文明的新型城鎮化背景下,亟需借鑒以溫哥華為代表的歐美發達國家生態城市規劃的先進理念、管控模式等成功經驗,立足我國各類城市生態環境特點,堅持以人為本、公眾參與,推動各種相關規劃整合,從城市總體規劃層面編制并實施生態城市規劃,引導城市生態低碳、綠色和諧、健康有序與可持續發展。
 

  (責任編輯:白雪松)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推薦內容
热购彩票网官网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