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規劃網
登陸 | 注冊
當前位置: 主頁 > 規劃專家 > 專家觀點 >

千城一面的城市,哪里來的鄉愁

時間:2015-06-06 10:18來源:中國規劃網 作者:張源

專家談民居:千城一面的城市,哪里來的鄉愁(圖)

阮儀三/采訪對象供圖
 

在阮儀三看來,上海的古建筑保護,最關鍵的就是石庫門的保護。
 

    新聞晨報 記者張源

    提及古建筑保護,不少人都會想到一個人——阮儀三。“刀下救平遙”、“以死保周莊”,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阮儀三努力促成了平遙、周莊、麗江等眾多古城古鎮的保護。在上海,他從推土機下搶救古建(外灘劃船俱樂部)的事跡也曾轟動一時。

    這位被稱為“古城保護神”的81歲老人,在談及古建筑保護中出現的那些不尊重歷史、破壞古建筑的人時,火氣依然很大。在同濟大學阮儀三的辦公室內,他接受了新聞晨報的專訪,就上海的古建筑保護打開了話匣子。

    破壞老建筑在上海很普遍

    新聞晨報:前幾天外灘一幢老建筑被違規刷墻了,類似這樣的破壞,在上海還有嗎?

    阮儀三:不客氣地講,這樣的破壞在上海很普遍。七八年前,外灘的15號、16號也發生過一次,那次很厲害,房子刷得像奶油蛋糕一樣,里面也掏空了。后來全部停下來,處罰,再全部重新弄。還有就是上海的石庫門,原本就是很樸素的,有些房子后來統一刷了石灰水,怪里怪調的顏色,那算什么東西?

    有些磚墻的老房子,它本身就不是白色的,外墻有些斑駁脫落,這正能說明它的歷史滄桑感,你不能亂刷一氣,要用科學的方法去保護。

    新聞晨報:對這些歷史古建筑施工,是不是都要先進行評測?

    阮儀三:當然要先評測,這個都是要報批的,要進行科學的論證。這些施工單位也都知道,但他們就是懶,就是想混過去。有些明知道是不能那樣噴刷的,但只要他的領導說要刷,他就敢刷。他只對領導負責,不對歷史負責。

    很多具體的負責人缺乏對古建筑的尊重,都只看眼前的利益。這樣的人就是“混賬王八蛋”,我這個人不客氣的,碰到這樣的人我肯定會罵,這樣的人就該撤職查辦。

    新聞晨報:找專家組進行評測論證的話,施工成本是不是會增加?

    阮儀三:其實花的錢不多的,就是時間上長了。最多地方上出一點專家費,一兩千元,對于總的施工成本來說增加不了多少。可事實是,很多人還是想偷工減料、偷梁換柱,他反正先去干,能混過去就混過去,混不過去再說,大不了罰點錢。

    其實是混不過去的,你刷好了,大家都看見了。可這種破壞是不可逆轉的,他真的給你拆了,刷了,你除了痛心,還能怎么辦?

    要把老的東西傳承下去

    新聞晨報:對這些古建筑進行施工,是不是有非常細的分工?一些老的技藝,現在還找得到人做么?

    阮儀三:分得很細。以木匠為例,過去都分粗木工、細木工。粗木工就負責起梁、造架,細木工則管門窗、裝飾、木雕這些。價錢也不一樣,細木工要比粗木工貴。泥水匠也一樣,分大小;油漆工,也分粗細,粗的就是刷柱子、刷梁、刷板,細的就要麻煩很多,有很多道工序,要先清理,再刮糙,再一層層刷上去。

    他們的工具也不一樣,細木工背的口袋放下來,光是雕刻的琢刀就有30把。現在有些工匠的活兒是一把抓了,但是里面還是分的。做這些活兒的人,你現在要找,完全找得到。還是那個問題,很多人就想馬馬虎虎地做,想混過去。

    新聞晨報:現在也有很多新的材料,新的技術,這些該怎么用到古建筑保護中?

    阮儀三:這就是現在青年人的責任,也是我們老年人的責任。我們老年人,要把老的東西傳承下去,讓新老兩代很好地交流,讓他們互相了解。

    還是在人上面結合,他有對古建筑、古工藝的尊重,也掌握新的技術和工藝。我的基金會就在做這個事,組織青年人去體驗古人勞動的方式,他們都會得到很大啟示。但可悲的是,全國就我這么一家。

    真正的里弄保護不到位

    新聞晨報:你怎么評價上海的古建筑保護工作?

    阮儀三:上海的大部分歷史古建筑的修繕,做得都比較好。上海在全國來講,無論是保護的面積,還是保護的比例,都是最大的,出臺的規定也是最細的。上海已經確定了628處近代優秀歷史建筑,最近提出“零開發”以后,又擴大了對古建筑的保護邊界,這些都是很好的。但問題也不少。對于那些真正的里弄,老百姓住的房子,保護得不到位。

    新聞晨報:你說的是上海的石庫門老建筑嗎?

    阮儀三:對。上海的古建筑保護,最關鍵的就是石庫門的保護,這是上海最大量的,也是最能反映上海市井生活原型的建筑。外灘的房子,包括以前的英國領事館、德國領事館,這些房子其實問題不大,因為沒有人敢去拆,真正有問題的是我們的石庫門民居保護。

    上海的石庫門有26種,有多種風貌,各有特點,但現在保護下來的基本就是一些名人故居,或者有旅游開發價值的。這是不夠的,上海應該盡快確立幾大塊石庫門區域性的保護,要把人留下來,通過資金、產權、政策的調整,讓大家能安居樂業,這才是上海的味道。

    以前石庫門都是一家一戶,一個里弄,前門挨著后門。中間有個堂屋,有前廳、后房、廂房,有廚房間、廁所間還有箱子間。現在都是十幾家一戶,72家房客。我們不可能完全回到過去,但是可以選擇性地留存一些下來。不一定是要去住這些老房子,而是要把那種老祖宗的味道保留下來。

    新聞晨報:在你看來,哪些古建筑的保護做得比較好?哪些比較差?

    阮儀三:做得好的有,但是做得差的更多。和平飯店的保護就做得很好,認真按照原來的樣子,經過認真地研究調查,做了很多檔案,符合原材料、原樣式的要求。和平飯店花了兩年的時間,基本每個月都要開一次專家會。我們專家都很挑剔,但是領導都很歡喜,說明大家都很負責。修一段,我們大家都去看,認可了,繼續再修下一段。還有外灘的匯豐銀行,現在的浦發銀行,也做得比較認真。做得差的前面提到過,比如以前外灘的15、16號。

    我們的城市擴張沒有內涵

    新聞晨報: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上海可以學外面的經驗嗎?

    阮儀三:我們現在的城市擴張,都是西方引進來的,但是只學了皮毛,沒學到內涵,簡直就是攤大餅式的擴張。城市都搞成一個模樣,可是城市里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古建筑與現代建筑注的融合,這些都沒學到。

    歐洲的古建筑保護做得是最好的,也是最適合上海乃至中國去學習的。歐洲老的就是老的,新的就是新的,新老結合的也有,我去看也能學到很多東西。1972年人家就有了世界遺產。

    上世紀90年代是城市擴張的飛速發展期,可在那10年間,我們與歐洲在高層上的交流很少,歐洲對古城保護的經驗,那種處理人與人之間關系的方法,那種家鄉觀念、地方風情,我們都沒有學到。上世紀80年代我們有了世界遺產,好像是搭上世界步伐了,但只達到了一個形式上的目的,還是沒有內涵,只看得到保護帶來的經濟利益。沒學到歐洲的經驗,是很大的遺憾。

    新聞晨報:你說的這種內涵缺失,可以具體談談嗎?

    阮儀三:我一直在講要留住鄉愁,可千城一面的城市,哪里來的鄉愁?過去我們的房子,承載的是人群與人群之間良好的社會網絡關系,特別是家庭,媽媽的味道。我們以前說青梅竹馬,現在哪里來的青梅竹馬?前門的小哥哥,后門的老阿婆,這些都沒了。現在前門牽個狗就走了,后門放個炮仗就搬家了。

    我們中華的精氣神,在民居上的體現最為明顯。過去的很多城市,都有它的特點,福州是福州,西安是西安,廣州是廣州,可現在各地的住宅大多一個樣了。中國的建筑,中國的民居,蘊含著中華倫理道德的精髓,這些精髓是依附在這些建筑之上的。保護這些建筑,就是保護我們的精氣神。保護古建筑不是一個文化娛樂項目,不是拿來給老外參觀、只用來長臉面的。它是一個民族文化的傳承,一個城市文化的傳承,牽涉到國家的長治久安,也關系國計民生。

    阮儀三

    蘇州人,1934年生。現任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全國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專家委員會委員,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學術委員會副主任,上海市規劃委員會專家咨詢委員會專家。法國文化部“法蘭西共和國藝術與文學騎士勛章”獲得者,2003年所做的中國江南水鄉古鎮保護規劃曾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遺產保護委員會頒發的亞太地區文化遺產保護杰出成就獎,2006年憑蘇州平江歷史街區保護再度獲得UNESCO亞太地區文化遺產保護獎。2008年阮儀三城市遺產保護基金會“大運河保護與研究”項目獲得國際城市與區域規劃委員會杰出貢獻獎,被譽為“都市文脈的守護者”、“歷史文化名城的‘衛士’”、“古城的守望者”。
    中國規劃網 國際新聞聯盟中國城市頻道
 

  (責任編輯:白雪松)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推薦內容
热购彩票网官网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