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規劃網
登陸 | 注冊
當前位置: 主頁 > 國際視野 > 信息資訊 >

拉美土地和農民問題的教訓及啟示

時間:2016-01-16 15:58來源:中國規劃網 作者:李學清 劉雨
  摘 要:拉美國家歷史上大規模的土地兼并迫使農民因失地而向城市遷移。這一方面導致該地區農業生產效率低下;另一方面又造成城市失業率上升,收入差距擴大。拉美國家利益沖突加劇、社會長期動蕩、工業化和現代化進程受阻的主要原因正在于此。本文著力探討拉美土地和農民問題的深刻教訓,同時,也對中國當前脫離實體經濟,即制造業和服務業發展的城市化所帶來的土地及農民問題進行分析,并提出相應的對策建議。
  關鍵詞:拉美國家;土地;農民;教訓;啟示
  一、引言
  1825年,拉美國家就已擺脫了西班牙、葡萄牙的殖民統治而獲得獨立。自獨立之日起這些國家就開始致力于本國的經濟發展,但其速度卻相當緩慢。到20世紀五六十年代,拉美國家也曾試圖通過計劃化,傾國家之力并大量舉借外債推動工業化和現代化。但收入和財產差距的進一步擴大所導致的尖銳的利益沖突和動蕩不安的國內環境,卻使上述計劃在1980年代夭折。自獨立起180多年后的今天,拉美國家仍然屬于發展中國家,依舊是世界上比較貧窮的地區。而在此期間,歐洲大陸、北美和大洋洲的很多國家都已進入發達國家的行列。一些東亞國家也先后在較短的時間內實現了工業化和現代化。拉美國家經濟和社會長期發展緩慢,并遭遇嚴重挫折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集中壟斷的大土地所有制和失地農民大規模向城市遷移無疑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當前我國正處于工業化的中期,1990年代以來出現了“去工業化”和脫離實體經濟的城市化傾向,房地產業的急速膨脹使農民失地成為影響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的最重要的問題之一。溫家寶總理今年初在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強調,要積極推進集體土地征收制度的改革,切實保障農民的土地財產權,分配好土地城鎮化和非農化產生的收益。在這種背景下,分析拉美土地制度和農民失地所導致的經濟和社會問題的教訓,對于我們深刻理解并認真貫徹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和農村工作會議精神,有著重要的意義。
  二、拉美土地兼并給其經濟和社會發展帶來的危害
  長期的土地兼并使拉丁美洲成為世界上土地占有方面最不平等的地區。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統計,在拉丁美洲,占全國人口1.3%的大土地所有者占有的耕地達到全國耕地面積71.6%,控制大部分肥沃的或埋藏著極具經濟價值的礦藏的土地;而大量的小莊園主則被排擠到分散的貧瘠的小塊土地上,艱難地維持生計。表1顯示了拉美國家的土地分配狀況。這些國家土地分配的基尼系數都在0.82以上,秘魯和委內瑞拉甚至高達0.91。在秘魯,占農戶總數78%的農戶戶均耕地8.9公頃,而僅占農戶總數1.9%的大地主戶均耕地多達79.1公頃,是小農戶的9倍。在委內瑞拉,占人口總數43.8%的小農戶均土地僅0.9公頃,而占農戶總數13.6%的大地主戶均土地則高達92.5公頃,是小農的10倍多。
  土地集中和兼并所形成的大土地所有制,是拉丁美洲國家經濟和社會發展中所遇到的一切困難和問題的最主要的根源。
  (一)導致了農業生產的低效率
  理論界的一種傳統理念認為,建立在大土地所有制基礎上的大莊園和超大莊園經營,便于實現農業機械化,從而提高農業生產效率。但是,拉丁美洲國家大土地制度實踐中所產生的另外一些負面效應卻顛覆了上述的傳統理念。因為,拉丁美洲的大土地所有者并不把土地看成是農業生產最重要最基本的生產資源,并沒有也不想利用大面積連片土地的優勢提高土地的生產效率和農業產量;而是把占有的大面積和超大面積的土地看成是炫耀自己顯赫權勢和社會聲望的資產。與農業產量和農業收入相比較,大土地所有者們更看重的是土地資產的市場價值。他們期望看到城市化進程中非農用地需求迅速擴張所帶來的土地資產的大幅升值。在這種情況下,大土地所有者不會把主要的注意力和精力集中于如何利用上述有利條件提高農業生產效率、增加農業產量和收入上。因而,在拉丁美洲的不少國家中,與小莊園相比較,大莊園的大部分耕地更多的是被撂荒或疏于耕作。另外,大莊園中農業工人受雇于人的被剝削的地位嚴重地壓抑了他們耕作的積極性,消極怠工成了一種普遍現象。這一方面降低了大莊園的農業生產效率,減少了農業產量,同時又提高了農業的監督和管理成本。因而拉丁美洲國家的大土地所有制和大莊園經營模式,并未有效地促進農業生產效率的提高和農業產量的增長。1980—2000年的20年間,自耕農所有制和家庭農場模式下的東亞和太平洋地區的糧食產量增長了150%,年均增長7.5%;而實行大土地所有制和大莊園模式的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糧食產量僅增長了60%,年均增長3%左右。[1]
  (二)農民失地加劇了城市失業
  加劇城市失業,是土地兼并所導致的一個更為嚴重的不良后果。發展中國家在工業生產規模擴大和勞動需求增加的基礎上,把農業中的剩余勞動力轉移到邊際生產力較高的工業生產領域,有利于提高整個社會的勞動資源配置效率。這既能有效地增加工業產出量、國內生產總值和國民收入的總量,又可以保證足夠的糧食供給,增加農民的銷售收入;同時還能穩定居民消費價格指數,提高全民的消費水平。但是我們應當注意到,農業剩余勞動力的轉移,必須適應工業化的進程,而不能違背,更不能脫離和超越工業化的進程。也就是說,當工業產品的實際需求增加時,工業品的相對價格上升,工業的實際產量增加,對勞動的需求自然會擴大。在這種情況下,工業產量的實際擴張就會提供更多就業崗位的空缺;農村中的剩余勞動力轉移到城市中很容易尋求就業崗位,從而順利地實現勞動轉移。這時,成功實現非農就業,已轉變為工業員工的農民,會自愿將原來耕種的土地轉讓給繼續經營農業的農戶。這將擴大在村農戶的土地經營面積,提高他們的勞動生產率和農業收入,縮小城鄉的收入差距。
  但是,為建立大土地制度而進行的土地兼并卻在城市工業和服務業遠未發展起來之前迫使農民失地失業,大規模向城市遷移。農民向城市遷移,是拉美國家城市失業增加的最重要的因素。阿根廷城市人口增長的35%來自農村移民;哥倫比亞城市人口增長的43%來自農村移民;巴西的城市人口增長中,也有36%來自農村移民。拉丁美洲的不少國家的城市中,勞動的供給早已超過了對勞動的需求,因失地而遷移到城市的農民必然導致城市失業率的進一步上升。表2中的6個拉丁美洲國家中,巴巴多斯和尼加拉瓜1994和1995年的失業率超過了20%,阿根廷1994年的失業率也高達18.6%,烏拉圭、委內瑞拉和巴拿馬1994或1995年的失業率都超過了10%。而這一時期正是互聯網推動美國經濟和全球經濟的繁榮時期,美國的失業率降到了4%,歐洲的失業率也大多降到6%左右。而作為美國近鄰的拉丁美洲國家的經濟也有較好的表現,勞動力的需求有所增加,但失業率卻如此之高。這種情況大概也只能用較長時期以來農業人口遷移所導致的城市勞動力的大量過剩來解釋。需要說明的是,表2中所顯示的失業率僅僅是這幾個拉丁美洲國家的顯性失業率,這里并沒有把這些國家非正式部門中未充分就業的人口包括進去。若把這種情況包括進去,這些國家事實上的失業率可能更高。
  (三)農民遷移擴大了城市的收入差距,造成了大面積的貧民區
  在城市失業惡化的情況下,就業方面的激烈競爭將降低非正式部門的工資。這會擴大城市勞動者之間的收入差距和城市人口的消費水平差距,從而使城市貧窮人口大幅增加,貧民區的面積不斷擴大。


  (責任編輯:白雪松)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推薦內容
热购彩票网官网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