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規劃網
登陸 | 注冊
當前位置: 主頁 > 人物風采 > 人物專訪 >

孟玉松:振興汝瓷的大國工匠

時間:2019-07-18 08:56來源:中國規劃網 作者:李華云
    ●特邀記者 李華云
 
    人物介紹
    孟玉松,女,1942年出生,河南汝州人。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中國陶瓷藝術大師,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鄭州大學客座教授,出版有《玉松話汝瓷》專著,享受國務院頒發的政府特殊津貼。全國第六次婦女代表大會代表,河南省第五次黨代會代表、94年95年連續兩屆平頂山市專業技術拔尖人才,汝州市第五屆政協常委。孟玉松自1973年開始從事汝瓷研究和恢復工作,歷任汝州市美術汝瓷廠技術科科長、總工程師等職,帶領科研人員研制成功多項汝瓷生產技術,榮獲省市多項科技成果,使失傳800多年的北宋汝瓷天藍釉、豆綠釉、月白釉、天青釉等釉色的得以恢復,讓一代名瓷得以重放異彩。汝瓷作品多次獲得國家級獎項,被人民大會堂、故宮博物院收藏,作為國禮贈送外國元首和國際友人。她的事跡和作品曾被《人民日報》、中央電視臺、《中國經濟新聞》、《河南日報》、《羊城晚報等重要媒體刊播。受到過鄧小平、葉劍英、鄧穎超、李先念、楊尚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
    汝州是汝瓷之都,位于河南省中西部,北靠巍巍嵩山,南依茫茫伏牛,西臨古都洛陽,東望黃淮平原。汝瓷始燒于唐朝中期,盛名于北宋,因產于汝州市而得名。汝瓷位列宋代“汝、官、鈞、哥、定”五大名窯之首,為皇室專用貢品。在中國陶瓷史上素有“汝窯為魁”之稱,被評為國家地理標志保護產品。
    汝瓷有天青、天藍、豆綠、月白等釉色,以天青瓷最為聞名。天青釉瓷含有瑪瑙,色澤青翠華滋,釉汁肥潤瑩亮,猶如凝脂。有“似玉非玉而勝似玉”之說,有“雨過天青云破處”之譽,至今仍被國內外視為珍品。孟玉松女士就是復原汝瓷天青等傳統釉色的科研專家、當今汝瓷藝術的頂級大師。
 

 
    受命進廠 立志汝瓷
    在最富盛名的汝瓷金滅北宋后,汝窯也隨之消亡。其開窯時間前后只有二十來年,由于燒造時間短暫,傳世很少。因此宋以后的歷代帝王均視之為寶,著人仿燒汝瓷。據記載,乾隆皇帝還專門讓景德鎮仿燒汝瓷,然而,由于汝瓷的配釉獨特和工藝失傳無一成功。以至乾隆感嘆:“仿汝不似汝”,無奈寫詩一首:“趙宋青窯建汝州,傳聞瑪瑙末為釉;而今景德無斯法,亦自出藍寶色浮。”清代的汝州詩人孫灝也發出了“人巧久絕天難留,窯空煙冷其奈何”的哀嘆。著名的藝術大師李苦禪先生,臨終前的15天,還寫下了絕筆“天下博物館無汝者,難稱盡善盡美也”。可見汝瓷雖然斷代,世人對汝瓷的鐘情卻與日俱增。
    目前已知現今存世的古代汝瓷,一般認為有65件,其中臺北故宮博物院23件,北京故宮博物院17件,上海博物館8件,英國戴維基金會7件,其他散藏于美、日等博物館和私人收藏約10件,堪稱稀世珍寶。新中國成立后,周恩來總理曾做出指示,要恢復祖國歷史名窯生產,首先要恢復汝窯生產。
    為了總理的囑托,為了恢復汝瓷,1970年,汝瓷的故鄉臨汝縣(現汝州市)籌建了一個汝瓷廠。廠里成立了技術攻關小組,由郭遂擔任技術組長。郭遂雖然精明但文化程度很低,研究實驗都是靠感覺進行。為了加快汝瓷研究開發,當時的臨汝縣領導決定,抽調專業人員幫助郭遂。在這個時候,縣里領導想起了一個叫孟玉松的女子。
    那是1958年臨汝縣大煉鋼鐵的時候,急需化驗人員,縣政府從臨汝縣一高抽調了數名學生來到縣鋼鐵化驗室工作。孟玉松那時才剛剛16歲,她們在鄭大化學系一位教授的培訓下,熟悉化驗技能,她很敬業,是這批化驗員的佼佼者。1960年縣鋼鐵化驗室散了之后,她被留在了縣科委工作。1962年三年自然災害,縣里精減機構,孟玉松返鄉后又到公社大隊教書。
    時年的孟玉松已年近30歲,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如果把她抽去,兩個孩子怎么辦?讓她放棄安逸的教書去到工廠工作有可能嗎?更何況那時候的汝瓷廠設在荒郊野嶺,對一個女同志來說確實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但是當時的化驗人員鳳毛麟角,能夠找到一個敬業的人員更為罕見。縣領導沒有料到的是,孟玉松一聽說要抽調她參與汝瓷研究,竟爽快地滿口答應了。第二天,她一手扯著大兒子,懷里抱著小兒子來到汝瓷廠報到上班。這時的孟玉松,心中已立下獻身汝瓷事業的志向。
 

 
    艱難困苦 蓽路藍縷
    臨汝縣汝瓷廠建在嚴和店,位于汝州市和寶豐縣交界處的虎狼爬嶺上,條件極為簡陋。孟玉松上班之后,抽出時間把兒子德穎的學校聯系好,廠里和學校都沒有地方居住,晚上下班之后,孟玉松還要帶著兩個兒子回到王莊家里休息,工作和生活極為不便。盡管這樣,孟玉松毅然決然,沒有絲毫怨言。
    孟玉松上班到廠子后,發現廠里的實驗室只是間空屋子,一無設備,二無原料。面對困難,孟玉松并未退縮,開始著手籌建化驗室,遠赴鄭州、洛陽等地選購化驗設備。由于孟玉松以前從沒接觸過陶瓷,為了闖過這一關,她便購買陶瓷書刊學習,與廠里的工人一起研究配試,還將各項技藝逐一記錄在冊。很快便掌握了實驗方法,成為廠里的技術骨干。過去的制瓷師傅大多不識字,配料雖然配的很好,但是這一碗那一瓢,全靠師傅的經驗,不能投入批量生產。孟玉松把制瓷師傅使用的原料化驗以后進行規范,就可以投入批量生產。第一次生產出來的一百件汝瓷產品,在廣交會上被外國人一搶而空,這就更加增長了孟玉松研究和恢復汝瓷的信心。
    1974年底,臨汝縣工藝美術汝瓷廠建成,孟玉松與郭遂等技術人員搬至工藝美術廠,汝瓷研究從此開辟了劃時代的篇章。
    汝州不愧為汝瓷的發源地,境內外汝窯遺址星羅棋布,為孟玉松的研究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條件。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孟玉松就和老師傅們對汝州區域內的古窯址進行考察,當時掌握的天藍釉、月白釉的古窯址就有八十多座。因為交通很不方便,爬山涉水到古窯址撿瓷片、運原料,大部分都是靠人挑牲口馱。剛開始時,因為她是一名女同志,同事們也心疼她,總是讓她在離廠區近的地方活動,這樣的照顧一次兩次孟玉松還能接受,再照顧孟玉松不干了,堅持與大家一起干。有一次,她急于尋找一種古瓷片原料進行分析,就獨自一人往山里鉆,在她背瓷片返回途中天黑了下來,突然發現一頭狼就蹲在不遠處,在平原長大的她第一次見到了狼,驚慌失措的她一腳滑下了山溝中,也許是手電筒隨著她滾落燈光亂晃,狼被驚跑了。跌落溝底的的她不敢再摸黑返回了,在溝底里蹲了整整一夜,直到天亮才被過路的村民救了出來。說來也巧,她這次摔倒溝底也沒有舍棄的古瓷片和原料中,竟有她后來最為得意的汝瓷月白釉配方的釉料。這也應了那句話,皇天不負有心人。
    孟玉松和同事們到了汝州所有窯址,在大峪的東溝、黃窯、大泉、棉花窯、邢窯和蟒川的焦古山、三間房、土門等地選撿古瓷碎片,研末進行化驗分析做比較,經過上千次的實驗,終于掌握了古瓷片的化學成分。1978年,汝瓷豆綠釉研究成功,1983年汝瓷天藍釉面世,1986年十七號豆綠釉面世,1987年月白釉面世,這些成果的研究成功,為他們全面恢復汝官瓷增強了信心。上級領導和專家鼓勵孟玉松團隊等繼續努力,復原汝瓷天青釉,讓汝瓷重拾輝煌,早日完成周總理的生前囑托。
 

 
    攻關克難 夢圓天青
    傳說宋徽宗曾夢見雨后的天空,顯現一抹神秘的天青色,他為此深深著迷,醒來留下一句“雨過天青云破處,這般顏色做將來”,要全國的工匠燒制那一抹“天青”。但雨過天晴的天青色不知難倒了多少工匠,最后汝州的工匠技高一籌,燒制出了宋徽宗心中的顏色,汝州因此成名,汝瓷遂成為宮廷御用官瓷,也成就了中國歷史上的一番瓷業盛事。
    破解汝瓷之謎, 重現天青釉色之美,成為中國陶瓷藝術界面臨的一個世代難題。汝瓷失傳800多年,前人仿燒、復原都沒有成功,難度可想而知。因此天青釉也成了孟玉松心中最為向往的一抹青色。1983年10月,臨汝縣工藝美術汝瓷接到國家輕工部科學研究院和河南省科委共同下達的恢復天青釉項目的通知,時任廠技術科長的孟玉松受命擔任攻關小組組長。再現八百年前的汝瓷風采,這顯然是一個異常艱巨的任務。更何況汝瓷天青釉對于陶瓷界來說,簡直就是哥德巴赫的猜想。這時的孟玉松沒有絲毫緊張和退縮,卻認為是一個天大的機會。
    汝官窯傳世品極少,孟玉松也很少見到,尤其沒見過宮廷用瓷。有著拼命三郎精神的她為研究瓷器,她沒少往北京故宮跑,但只能在數米之外玻璃展柜里望望那些蓋世的瑰寶,孟玉松多想真真切切地看一眼呀!她的這種愿望,在北京博物館的領導和專家的幫助下終于實現了。
    1984年春節過后孟玉松來到故宮,她見到了宮博物院著名陶瓷專家耿寶昌,耿寶昌老師帶她找到故宮博物院辦公室主任,在征得有關領導同意后,故宮博物院破天荒地讓她兩次近距離接觸傳世絕品——汝窯天青釉弦紋樽。孟玉松清楚地記得那個日子,故宮博物院布展處、陳列部的人帶著她到珍寶館,那里有4個工作人員等著,他們戴著白手套,打開玻璃柜,把汝窯弦紋尊捧出來, 放在一個鋪著綢緞的桌子上,讓孟玉松近距離捧著看,一再交代她千萬別離開桌子。這是價值連城的國寶,孟玉松捧著弦紋尊感動不已,她當時就想一定要把它的藝術效果、釉色、所有特點都要記在心里,到了中午下班的時候,館員又把它放進玻璃柜里,為了加深印象,下午孟玉松又去看,她上午看,太陽光很充足,它的釉色就是青里有綠、綠里有青。但是綠的成分很大,但是下午因為天很冷,展館已經放下簾子,展館里的光線很暗,它的釉色就是湛藍湛藍的,這說明汝瓷的釉色是受光線影響而變化的。到第二天孟玉松該回家了,她還是戀戀不舍,傳世絕品的弦紋尊能真正看上一眼都是一種奢望啊!走出故宮后,孟玉松猛然想起,如果回家后這種顏色的記憶模糊了怎么辦?這時候大街上一位女士上衣的顏色提醒了她。靈機一動,她跑到大柵欄的布匹市場里,轉了將近7個小時,終于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與宋汝官瓷顏色十分接近的棉布。她欣喜若狂地買下了兩塊方巾大小的布料便匆匆地趕回了汝州。
    孟玉松回去以后就按照這個棉布的青色,進行試驗,試驗到40號的時候,她將燒好的樣品拿到故宮,請耿寶昌等專家指導。專家們建議她能找到汝官瓷的碎片硬末進行分析,會少走很多彎路。汝官瓷片只有故宮博物院馮先銘先生手里有一塊,孟玉松硬著頭皮找到了馮老,馮老把瓷片拿出來以后,孟玉松都有點不忍了。這塊瓷片,經輕工研究所和上海硅酸鹽研究所多次化驗分析,殘存的只有指甲蓋大小。老先生聽說孟玉松要做研究用,非常難以割舍,他覺得不好意思,便把數十年來研究汝官瓷的資料,提供給了孟玉松。這些資料,給后來孟玉松研究天青釉提供了很大的幫助。
    1988年5月是一個大喜的日子,歷時4年,經過300多次試燒,8號泥料和222號釉料相配,終于燒出了可以媲美北宋汝窯的天青釉。同年8月,原輕工部科學研究院和河南省科學技術委員會共同主持鑒定,一致認為試驗品達到和接近宋代水平,試驗成功。人間終于再現那一抹淡雅而神秘的天青色。
    孟玉松也于當年出席了第六屆全國婦女代表大會,受到了鄧穎超同志的親切接見。孟玉松捧著天青色的汝瓷八卦鼎向鄧穎超匯報:“鄧媽媽,我們實現了周總理的遺愿。”鄧穎超握著她的手說:你是我們婦女同志的驕傲!
    退而不休 老有所為
    1997年,已經退休的孟玉松舍不得心愛的汝瓷事業。她太熱愛汝瓷事業了!他喜歡那凝結著宋代文化的精華、凝結著汝瓷人的榮譽、凝結著那泥與火的汝窯瓷器。她說:“我們的汝官瓷雖然研制回復成功了,但還沒有盡善盡美,瓷胎與宋瓷相比薄度還有差距,我還要不斷地提高和改進,使之早日達到宋代汝瓷的水平。”她籌集8萬余元建成了一個小型汝瓷廠,繼續研究汝瓷。她把汝瓷的天青釉和她1998年研制成功的月白釉及最早研制出來的豆綠釉,作為自己的主攻目標。從造型和釉色的配制,各方面逐一推敲,并對照近年發現的清涼寺汝官瓷遺址的瓷片,重新進行研究探討。在燒制過程中,孟玉松打破了過去汝官瓷開片不均,無層次感的舊狀,經過近300次的親手燒制,新的汝官瓷器的釉面上出現了柔和的層次感。1999年9月,孟玉松燒制的“國泰民安”汝官瓷瓶,被人民大會堂作為建國五十周年和大會堂落成四十周年珍品收藏。2015年,孟玉松作品《和平》與《梅瓶》再次被人民大會堂收藏。 
    經過20多年的發展,河南汝州西環路北段,當年的小廠已成為為汝州市玉松汝瓷有限公司。廠區面積一萬五千平方米,擁有國家級大師1人、省級大師5人、中級以上專業技術職稱12人,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產品造型100余種,擁有“玉松”、“中國青•玉涓”兩個品牌。隨著新廠入駐汝瓷產業園,玉松汝瓷已經成為汝州專業從事汝窯、汝瓷研究、宋代汝瓷復仿制品與工藝汝瓷設計生產的現代化企業。
    目前,享譽海內外的玉松汝瓷品牌,已經成為原產地地理標志保護產品、外事活動高端禮品、中國當代十大名窯、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基地、河南省文物局文物復仿制品研究開發基地,河南省旅游局認定的旅游商品定點生產企業、河南省汝瓷工程技術研究開發中心的依托單位,河南省規模最大、實力最強、技術力量最為雄厚的汝瓷生產企業。當初舉全家之力創辦汝瓷企業,是她無法割舍與汝瓷的那種純凈的情懷,專情40多年的她,憑一己之力,打造了一座汝瓷的巍巍殿堂。
    孟玉松盡管年退休了,社會活動依然很多。她常常被邀請出席交流會、研討報告會等各種會議。國家文物局和故宮博物院聯合舉辦的宋代五大名窯真品暨仿品展,她被推薦為專家委員會委員。2008年11月,孟玉松大師受聘為鄭州大學客座教授。她還在國內報刊雜志上發表了很多篇論文。
    2017年6月17日,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B1報告廳。為紀念周恩來總理批示恢復汝窯生產六十周年,由中國宋慶齡基金會主辦,中央美術學院、河南省汝州市人民政府協辦的“汝瓷新生命,汝州新生活”主題論壇 活動暨汝瓷公益展隆重開幕。來自兩岸及國際級文化大師、汝瓷手工藝大師傳承人齊聚一堂,共同對汝瓷工藝的傳承和發展提供新方向。在論壇上,76歲高齡的孟玉松發表了長達1個多小時的演講。她的演講《為了周總理的囑托》引得了現場不斷的掌聲。
    2018年9月13日上午,由平頂山市委宣傳部、市文廣新局主辦,汝州市委宣傳部、平頂山市文化旅游投資有限公司承辦的“玉立群芳松風瓷韻——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孟玉松汝瓷成就展”在平頂山博物館開幕。此次展覽分為三個部分,分別展示孟玉松大師取得的科技成就、藝術成就和學生作品,共展出50多件汝瓷作品。省文化體制改革和發展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馬正躍、副市長王樸出席開幕式。王樸說,市委、市政府歷來高度重視文化工作,大力實施文化強市戰略,推動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全面發展,有效滿足了人民群眾的精神文化需求,提升了城市文化軟實力,促進了經濟社會發展。近年來,經過孟玉松等一批代表性傳承人的傳承發展,汝瓷已成為我市一張靚麗的文化名片。這次展覽既是孟玉松大師汝瓷科研成果和藝術成就的一次展示,也是我市汝瓷文化的一次展示。我市將緊抓文化轉型發展機遇,認真研究謀劃汝瓷產業發展,培育更多知名品牌,推動我市文化更加繁榮興盛,努力為綜合實力高質量重返全省第一方陣提供強有力的精神動力。
 

 
    薪火相傳 代有人出
   “傳承是根,創新是魂。對于汝瓷來說,既要傳承當初的工藝,也要結合當今時代不斷進行創新,只有將傳承與創新相結合,才能把祖國的汝瓷藝術瑰寶發揚光大,越來越好。”孟玉松深有感觸地說道。
    孟玉松,這位汝瓷界全面恢復汝瓷四個主要品種、唯一終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說:“我相信汝瓷的明天會更加美好,希望我培養、指導過的新一代汝瓷人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把祖國的汝瓷藝術瑰寶發揚光大,一代一代傳承下去!”
    現在,不僅玉松汝瓷里的工人都是孟玉松的“徒弟”,她更是將自己制作汝瓷的技藝傳承給了自己的兒媳婦李曉涓。李曉娟是原汝瓷廠的工人,是一個聰慧好學的女子。30年來,李曉涓矢志汝瓷事業,潛心學藝,改進了汝瓷制作中的濕修坯工藝,解決了汝瓷燒制過程中變形率偏高的問題,克服汝瓷燒制技術難關,創造了滿釉無支釘燒制技術,在推動汝瓷出新上做出了很大貢獻。現在已是河南省工藝美術大師、河南省陶瓷藝術大師,河南省工藝美術任職資格高評委,河南省汝瓷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河南省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河南省最具行業影響力十大女杰、河南省陶瓷協會命名的汝瓷行業領軍人物。2018年又有一批人享受到國務院特殊津貼,李曉涓身在其中。婆媳二人同享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這在全國實屬罕見。從孟玉松到李曉涓,汝瓷著名品牌——玉松汝瓷的第一代和第二代掌門人,玉松汝瓷也實現了薪火相傳。
    談起汝瓷未來的發展,孟玉松說,汝瓷小鎮的建立,實現了產業聚集優勢及人才聚集優勢的最大化。現在汝瓷行業發展前景良好,無論是設備、從業人員數量還是人才素質,都比以前強得多,現在正是汝瓷行業發展的黃金時期。“我希望把我從業40多年來積累下來的技術和經驗傳承下去,讓我的繼承者們能少走彎路,早日超越我們,推動汝瓷產業做大做強,帶領汝瓷走向新的輝煌。”
  (責任編輯:白雪松)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推薦內容
热购彩票网官网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