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規劃網
登陸 | 注冊
當前位置: 主頁 > 人物風采 > 人物專訪 >

在演藝道路上不懈追夢的“駱駝”

時間:2019-07-18 10:34來源:中國規劃網 作者:李華云
——記河南省電影電視家協會副主席、著名特型演員王健
 
    載著重物在茫茫沙漠里遠行的駱駝,雖然負重卻步伐穩健,無怨無悔地勇往直前,向著既定的目標一步一步地艱難跋涉。葉劍英同志稱贊任弼時同志是我們黨的駱駝,中國人民的駱駝。王健說,我想飾演好偉人任弼時就一定要學習他的駱駝精神。塑造弼時形象,宏揚駱駝精神。
 
    ●特邀記者 李華云
 
    河南省話劇藝術中心國家一級演員、著名特型演員王健先生是我在鄭州工作時相識多年的老熟人,也是我很尊敬的藝術家。
    時隔五六年后的見面,是2018年12月底在北京友誼賓館的房間里,王健先生來京參加中國電影家協會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他還是那樣的親切、隨意、幽默,一見面他稱我帥哥,我說得打個引號。我說他還是那么有味道,他說那是煙味。我們談起以前的人和事,不時地開著玩笑。其實我們以前認識后的交往也只是吃飯喝酒聊聊天而已,對他的故事知之甚少。這一次我是帶著目的而來,寒暄過后,便切入主題。聽著他的講述,我仿佛同他一起回到了他成長奮斗的歲月里。
 

 
    少年立志 從事文藝
    王健出身在一個有著豐厚文化積淀的家庭里,父母都是讀書人,就連姥姥也畢業于民國時代的開封女子師范。幼年時的王健跟著姥姥較多,受姥姥的影響較大。姥姥從小就給他講故事,教他識字,稍大一點兒,就讓他練毛筆字。王健的家里藏書很多,中學時他就把《三國演義》《紅樓夢》等歷史名著和各類小說看了個遍。父母親對他的要求也十分嚴格。在這種家庭文化的熏陶下,王健不僅底子打得好,而且也樹立了積極的人生觀和目標追求。學生時期的王健不僅文化課優秀,業余時間還學習了好多種樂器,由于文革時期年輕人的出路很窄,王健便有了在藝術上發展的想法。1971年到1973年,他曾報考了多個文藝單位,都因為當時所謂的家庭出身問題而未能錄取。后來,他響應知識青年上山下鄉號召到廣闊的農村天地去磨練自己。在條件很差的青年農場里,王健不忘在下地勞動的路上練習吹笛子,夜里休息時拉小提琴練習曲,清晨早起獨自跑到很遠的地方地練發聲。王健說,那時候流行的《沙家浜》《紅燈記》等幾部樣板戲以及《朝陽溝》等一些知名地方戲的大多數選段他都會唱。農場成立知青宣傳隊,唱歌、跳舞、演話劇、笛子獨奏,他既是宣傳隊長又是臺柱子。
    下鄉的五年里,每次放假回到鄭州,他都會追著去看戲。王健說,當時為看戲翻墻上樹、廢寢忘食,不知跑了多少路、吃了多少苦,為此還鬧了不少笑話、發生了許多故事。
    王健說:“喜歡就是你人生的追求,你有追求總會有機會的。”五年的知青經歷,農村繁重的體力勞動,始終沒有改變他對藝術的追求和對機遇的爭取。1978年,王健再次報考河南省話劇團,因省話劇團沒有名額而轉為省戲校代培生進入河南省話劇團,成為一名話劇演員。“我是河南省話劇院演員!”是他至今引以為榮的號稱。
 

 
    勤勉上進 嶄露頭角
    王健進入河南省話劇團后,工作十分積極,干雜活、搞劇務、上街分發和張貼節目單,吃苦耐勞。劇團新人只能在演出中扮個兵丁,當個群眾演員,沒有一句詞,還得撲下身子摸爬滾打,王健也毫無怨言。那個時候心想,能有個說兩句臺詞的角色表現表現就滿足了。由于他的基礎不錯表現又好,進團時間不長,團里領導便給他安排了一些小角色,這在當時是十分不容易的。王健說,當時很高興,終于能在舞臺上說話了。但是看戲容易演戲難,開始演有臺詞的小角色,服裝整理和畫妝都把握不太好,演出時表情動作、語氣語調語速等所有元素都要配合到位,還要排除雜念及周邊燈光,攝像和圍觀人員的影響,一切其實都很難!當時王健感覺壓力很大,一位老師語重心長地對他說:“演員肚子,雜貨鋪子,多學習!”王健聽在心里受到了啟發,于是就下決心要勤奮讀書,再讀書。此后他如饑似渴,從不睡午覺,幾乎借遍資料館所有關于表演理論和中外名著等書籍資料。他勤奮好學,甚至外出演戲時也要帶上一兩本書。每到一處,都先去書店買書,演出回來,就是讀完的一提包書。不僅如此,從學習吹笛子到拉提琴,從唱歌、朗誦,到研習書法、繪畫等,他力學篤行,在這些廣泛的藝術愛好中,培養提高自己的藝術修養。閑暇時光,他就去看一些經典演出,看演出,別人是看熱鬧,王健卻是在看門道。一招一式、一顰一笑……他感受著藝術家們的演技、汲取著藝術營養,如饑似渴的學習。就是這樣刻苦勤奮的學習,為自己以后的藝術之路打下堅實的基礎。
    在河南省話劇團老師們的言傳身教和自己的不懈努力下,王健慢慢的在《幸福果》《哥仨和媳婦》《孝順兒子》《泥人常》等數十部話劇里演起了角色。
    由于舞臺經驗的積累和視野的擴大,機會也越來越多。上世紀八十年代,王健開始涉足影視,最初在《少林寺弟子》里演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角色。緊接著在《楊家將》《俠女十三妹》等影片里擔當起了大梁來。
    王健在話劇團有口皆碑,演起影視來也是拼命三郎、毫不含糊。
    在拍電影《楊家將》時,王健飾演楊六郎。劇中有許多騎馬對打的場景。劇組中有一匹從雜技團借來的馬,馬性剛烈,對人非踢即咬,劇組里無人敢騎。王健主動請纓,最終馴服了這匹烈馬。在黃河灘的拍攝現場,王健全身武將行頭,臉都曬爛了,鼻子、臉往下流黃水。卸妝時,臉上更是鉆心地疼。劇組要送他就醫,王健斷然拒絕。談及此事他只是說,“我從來不覺得我在工作和藝術上是苦的”。心中的藝術夢想支撐著他堅強地克服重重困難,不斷突破自己。
    拍經典武俠片《俠女十三妹》王健飾羅炳,片中王健飾演的角色需要被對手踢下馬,騰空摔出去,然后再鯉魚打挺躍起抽刀。經過多次演繹,他最終的動作干凈利落,毫不拖泥帶水。不少武術愛好者都慕名前來與王健切磋。其實,這個場景拍了數十次,也就是說王健也被摔出去數十次,才將這個精彩鏡頭呈現在觀眾面前。在拍完這段戲后,有將近半個月王健的脖子都僵直得不會動。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此后,王健又拍攝了《黃河纖夫》《彭大將軍》《花木蘭》等影視作品。此后在影視圈小有名氣,片約不斷。
 

 
    挑戰自我 初獲成功
    1986年,王健在延安拍攝電影《彭大將軍》時,參觀革命歷史紀念館。有人一句王健很像照片上的任弼時的玩笑話,讓王健放在了心上。這時的王健經過一番磨礪、一番沉淀,正想突破自我,上一個臺階。玩笑話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自那以后,王健就開始搜集任弼時的資料,為能扮演這位無產階級革命家做準備。時間不長,電影《大決戰》要拍攝,八一電影制片廠副導演曾來洽談,王健覺得自己準備不足,恐怕無法勝任一個偉人形象的塑造,執意不演。
    1992年,由江澤民總書記親筆題寫片名的電視劇《任弼時傳》劇組在全國搜尋任弼時的扮演者。對于王健來說,是一次機會不能放過。他應邀去長沙試戲時提前到達弼時鎮,放下行李就跑到任弼時像前站了兩個小時。他靜靜地思索,如何再現真實的任弼時,不僅要形似,更重要的是神似。當時,任弼時角色競爭者眾多,王健的外形不是最像的。但對于角色的理解與把握,以及在鏡頭前自然松弛的狀態,最終經八一電影制片廠著名導演韋林玉和任弼時親屬拍板決定:由王健扮演!
    演員飾演革命領袖人物都會有一個過程。這個人物越偉大,演員壓力越大,動作越僵硬,為了像而像。一些演員初次飾演領袖時怎么演都不對,大都端個架子,繃著臉,追求照片的模式,作領袖狀。而王健則在革命領袖角色的人物心理揣摩,人物性格刻畫,生活細節把握,時代背景理解等方面,細心研究琢磨。對刻畫任弼時這一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形象,有了一定的理解和把握。開拍以后,韋導演極為耐心的說戲,每一個鏡頭都反復的啟發、誘導,使王健很快找到了飾演一個領袖人物的感覺。在這部戲中,角色的年齡時間跨度大。年輕時的任弼時較瘦,可王健偏胖。為了接近任弼時的形象,王健開始吃減肥藥,不到二十天,他就掉了十二斤肉,拿煙斗的手都是哆嗦的。中年的任弼時偏胖,王健又需急速增肥,每天狂吃,身體迅速又胖起來。不僅如此,由于任弼時的鼻孔較大,為了在形象上更加接近角色,他以鐵環撐鼻,演到動情處,鐵環竟然掉進了鼻孔。王健當天拍完戲才到醫院取出鼻子里的鐵環。
 

 
    王健與任遠志大姐合影
    在這部戲的劇情中,任弼時得知楊開慧犧牲,異常悲憤,以彈琴寄托哀思。但任弼時的彈琴方式獨特,是用指關節敲琴,而不是用手指彈。王健為了盡快進入劇情,連敲五個多小時,琴鍵上都沾滿血跡。導演將此景拍了下來,效果出奇的好。在拍攝任弼時受刑一場戲時,王健頭朝下被吊了起來,腳脖都勒出了血印……種種磨難造就了一部經典紅色影視作品,它的背后凝聚著王健的心血和追求。
    在拍攝中,王健與任弼時的妹妹任培晨在弼時故居巧遇。看到王健扮演的任弼時形象,她連聲說:“像,像,真像我哥哥!”
    這部片子獲得了當年中國電影電視藝術學會的金帆獎。正可謂十年磨一劍,一朝試鋒芒。
 

 
    挑戰自我 再攀高峰
    初演任弼時獲得成功,極大的增強了王健的自信心。但他深知自己的不足,以后還會要面臨巨大的挑戰。為此,他查閱歷史檔案,閱讀、觀看了大量關于任弼時的文獻資料和影像資料。對刻畫無產階級革命家任弼時的光輝形象,又有了深刻的理解和把握。
   《雄關漫道》電視劇講述的是紅軍二、六軍團在賀龍、任弼時、關向應等領導下,為掩護中央紅軍轉移,轉戰八省,行程二萬余里,不怕犧牲,主動吸引敵人,與敵人周旋,最終克服重重困難的感人故事。該劇在貴州銅仁石阡縣拍攝時,當地鄉親知道王健是飾演任弼時的演員,就主動找上門來帶他去看“任胡子”(任弼時)當年在臥牛山的激戰地,在一個三面環山的半坡空地上,一座灰色的水泥紀念碑聳立在松柏和荒草之間,紀念碑上有蕭克將軍題寫的碑文。碑文記載:1934年夏,任弼時、王震、蕭克率紅六軍團6000余人經過此地,被數萬敵人包圍,一天一夜激戰,3000多名紅軍戰士壯烈犧牲,120多名戰士不愿做俘虜從600多米高的臥牛山上跳崖犧牲。沖出重圍的3000多名紅軍戰士在任弼時、王震、蕭克帶領下,經過兩個多月的輾轉,在印江的木黃與賀龍的紅二軍團會師。王健飾演任弼時多年,熟讀大量任弼時有關史料,居然第一次聽說臥牛山激戰。想著3000多名紅軍戰士長眠于此,他心情激蕩,久久佇立在紀念碑前,仿佛聽到了震耳欲聾的槍炮聲、紅軍戰士英勇的拼殺聲…..。當天晚上回到劇組,王健便把所見所聞和自己的想法作了匯報,導演果斷決定把臥牛山突圍寫入劇本,“臥牛山之戰”拍攝后用在了電視劇的第一集的第一場。王健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革命、長征、紅軍、新中國的含義和分量,塑造任弼時同志的形象也增加了雄渾而悲壯的情愫。隨著《雄關漫道》在中央電視臺熱播,得到了廣大觀眾、專家學者、當地鄉親以及任弼時的親屬們的好評。該劇當年榮獲了全軍電視劇星光杯特等獎、中國廣播電影電視部飛天獎和中共中央宣傳部“五個一”工程獎。
    為慶祝建國50周年而拍攝的六部國家級獻禮片中,王健在電視連續劇《中國命運的決戰》、《開國領袖毛澤東》、《少奇同志》及電影《大戰寧滬杭》、《肝膽相照》和《日出西柏坡》中扮演任弼時。其中,前兩部電視連續劇獲得了國家“五個一工程”獎。可以說,為慶祝建國五十周年而拍攝的獻禮片中,所有任弼時形象都是由王健一人飾演的。
    之后,王健又在《建國大業》《毛澤東》等影視作品中,多次飾演了任弼時形象,與古月、唐國強、王伍福、盧奇、劉勁等著名特型演員齊名而聞名中外。
 

 
    王健從最初飾演任弼時,需要在導演的指點下才能完成拍攝任務,到現在自己戴上眼鏡、穿上服裝就是任弼時,這中間他經歷的坎坷磨難和刻苦學習,常人難以想象。在黔西南山區拍攝《雄關漫道》時,由于多日辛勞,加上多變的天氣和水土差異,王健患病發燒。每天打點滴還要拍戲。高壓水槍營造出了風雨小鎮之夜,一隊隊光腳或穿草鞋的紅軍戰士走來,他也走在隊伍中。衣服、帽子濕透了,光腳走在石板地上,寒氣直躥全身。一位戰士在老鄉家里找到了一筐紅薯,任弼時要求把一塊銀元放在老鄉家門口,風雨夜宿街頭,任弼時馬燈下寫日記……一個個鏡頭順利拍完回到駐地,他就被送到縣醫院。第二天接著拍攝草地上的戲,依然是穿草鞋走在水洼里。18集電視劇《任弼時》在俄羅斯克里姆林宮廣場拍攝時,零下37度。他僅僅穿一件襯衣,拍著拍著大雪紛飛。回到房間發現自己雙眼眼底出血,回國后一檢查,才發現是眼底穿孔。拍攝《解放》時氣溫零下18度,持續四天的戲王健都要跳到河里。白天拍晚上拍,腿都凍爛了,脖子僵直的半個小時都不會動。在太行山上拍《城南莊1948》時,高溫四十度,王健穿著棉襖、棉褲、棉大衣、棉帽子,還要圍圍脖,騎著馬。他感覺自己身體不適,上馬之前先吃幾粒速效救心丸。拍完戲回到鄭州家里,身體發生兩次休克。到醫院檢查才發現王健的心血管已經堵了百分之九十。這樣的事例不勝枚舉,但王健一笑而過:“比起革命老前輩拋頭顱、灑熱血,我這點事不值一提!” 王健真的像是一匹吃苦耐勞,堅韌不拔,能夠適應惡劣的環境的駱駝。
    經過近30年的積淀,王健飾演的任弼時已形神兼備、深入人心。他厚積薄發,在一部部經典的紅色影視作品中,一個動作、一個眼神就將一代偉人任弼時演繹的惟妙惟肖。在拍攝電視劇《任弼時》時,劇情中的任弼時得知父親病逝,他坐在飛機窗口回憶過去父子親情,一個長時間的特寫鏡頭,從熱淚盈眶到淚流滿面,讓人感動至深、過目不忘,將任弼時的心路歷程展現得淋漓盡致。劇中,任弼時動作嫻熟的為車禍路人包扎,營救工人時的慷慨陳詞,開國大典時不能親至的無奈……。王健將一個有血有肉、真實偉大的革命領袖人物再現給人民,不僅形象無可挑剔,就連神韻也十分到位。
    2000年,王健應邀參加中共中央文獻辦公室成立二十周年。與會領導與代表嘖嘖稱贊:“真像弼時同志!”電視劇《任弼時》在央視一套黃金段播出時,中央文獻室的黃崢副主任和王健一起去任弼時大女兒任遠志家征求意見,任大姐說:“王健和我爸爸,我都分不清楚。”扮演任弼時是否成功,重要條件之一就是得到其家人的認可,這一點,王健做到了。
 

 
    做人做事 德藝雙馨
    在飾演任弼時的過程中,任弼時的精神也在不斷影響著王健。葉劍英同志稱贊任弼時是我們黨的駱駝,中國人民的駱駝,擔負著沉重的擔子,走著漫長的艱苦道路,沒有休息,沒有享受,沒有個人的任何計較。王健說,要演好任弼時,不僅要摹其形,學其神,更要學習他高尚的品格。通過飾演任弼時,了解任弼時,從而學習任弼時的駱駝精神。他說:“演偉人,從研究他、模仿他,到再現他,這是我王健二十多年來的藝術歷程;也是學習他,自我凈化心靈,塑造道德觀、價值觀的一個心路歷程。”
    王健2015年當選為河南省電影電視家協會副主席,2017年榮獲第九屆全國德藝雙馨電視藝術工作者榮譽稱號,2018年當選為中國電影家協會理事。取得的各種榮譽一大堆,但他從來沒有炫耀過。王健說,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博大胸懷與崇高氣節,作為一個演員是無法比擬的,也是不可能完全準確再現的。他們心里裝的是天下,我心里裝的只是這場戲。對于無產階級革命家任弼時這一偉人形象,我的職責就是盡力的演好他,弘揚他的精神和偉大的革命品格。他是一面鏡子,在名利和個人得失面前,讓我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矢志不移地去做好我自己。
    在參加西柏坡建國60周年活動時,王伍福、李雙江老師看到賣紀念品攤位上,早期中共中央五大書記鎮尺上任弼時同志的肖像,用的是王健的劇照就買來讓我看,還調侃他都上了紀念品了,讓他請客!后來發現很多地方賣的都有。央視七套節目專門讓王健談肖像權和感想,他說:“群眾把人們對偉人的崇敬,轉換成脫貧的商品,是精神變物質的一種有效行為,我個人沒有異議,因為那是任弼時同志,不是我王健”。
    王健是個謙卑的隨和的人。他從不以明星大腕而自居,在小區見了保安人員先遞煙打火,見了清潔工先笑臉相迎,噓寒問暖。多少年來每逢春節給物業員工送禮物,還自稱是“保安助理”。
    王健是個孝子。父親病重,他日夜守候在病榻前,端藥送水,無微不至。父親病逝后他怕母親孤單,只要在鄭州,每天總要抽出時間看望老娘,陪伴老娘說說話,聊聊天,送點吃的。他拍戲不在鄭州時,則每天必打電話問候,二三十年從不間斷。
    王健對杜會有責任、敢擔當。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時他把進城指標讓給別人,工作后在單位他讓房子、讓國務院津貼、讓職稱、讓榮譽。他說“除老婆、臉皮不能讓,其他的都可以讓”。
    王健又是樂觀幽默的,他獲獎后知名度大増,小區的鄰居朋友說:“王健是名人”,王健則幽默地回道:“王健是人名,住在這里,很榮幸和大家做鄰居和朋友”。
    王健說,文藝工作者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不但要有優良的藝術素質,更要有高尚的道德品質。我演任弼時,就有以他為鏡,當好“駱駝”,好好做人,好好演戲,對得起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這個榮譽稱號。
   “春風大雅,秋水無塵”。這是中國書畫名家程十發送給王健的條幅,其實這也正是對他這個人的真實寫照。塑造弼時形象,宏揚駱駝精神。王健就是這樣一個堅守自己精神家園,用自己的行動詮釋著對社會、對事業的熱愛和追求的人。
  (責任編輯:白雪松)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推薦內容
热购彩票网官网登录